搜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四川对中国在世界古文明中唯一独有的五千年茶文明的文化脉络的十大贡献

来源:四川商会网

四川对中国在世界古文明中唯一独有的五千年茶文明的文化脉络的十大贡献

(谭继和教授)


一、四川是最早发现茶树茶叶的标识地,是最早为“茶”命名的地方。

   

新石器时代晚期


相当于中原文化的神农尝百草时代,巴蜀文化的“人皇”巢居时代,也即采集经济时代,巴蜀地区原始人群以树为巢居之时,百草萌生,人们自然对采集和尝试百草发生兴趣,其中特别发现了嚼食雨水滴在茶树上的茶叶苦涩味,有调节腥膻食物如盐一样的功用,茶叶就自然从百草中脱颖而出。那时茶树还是野生的,当时的名称也还不叫茶,而是用茶叶的苦涩味来命名。如称为“蔎”,这是茶的涩味书写。称“槚”,这嚼茶苦味在舌尖上发出的“夹夹(jia)”言的书写。称“荼”,这是茶叶苦味发出的舌上音的书写。这些有关茶的称呼都是蜀人方言,记载在司马相如所著字书《凡将篇》上,至今这些语音还活在四川话里,证明古四川人发现茶树最早。



到了汉代,才有“茶”字的称呼出现。西汉资中人王褒《僮约》描绘成都一位寡妇杨惠在家中煮茶烹茶的情况:“舍中有客,提壶行沽,烹茶尽具,已而盖藏。”这是蜀人,也是世界上最早最明确的文献记载。“茶”字也是这篇文献第一次使用,证明四川是最早使用“茶”字的地方。还值得注意的是,后来“茶”名称还因地域传播不同而在不同方言区域中分化为不同的称呼。



如晋人陆机说:“蜀人作茶,吴人作茗”。换句话说,蜀人称呼是“茶”,而吴人在吴声中转称为“茗”了。到了唐代,“茗茶”也往往混称在一起,“饮茶”也可称为“茗茶”或“茶茗”。总之茶树茶叶的功用是四川最早发现的,茶的名称也是四川人长期探索,而由四川人确定的。


二、“人间第一茶”在四川,四川蒙顶山是世界茶源地,巴蜀是人工种植茶树最早的地方,吴理真是世界茶祖,蒙顶茶七树是世界茶种植的文化符号标志。


最早种植的茶树是蒙顶山七茶树,至今仍在蒙顶皇茶园中,是西汉吴理真所种,此为世界人工种植茶树之始。吴理真则被誉为“茶之祖”,蒙顶茶历代为“西蜀之最”,故被誉为“人间第一茶”。明顾炎武《日知录》曾认为:秦灭蜀后,全国“始有茗饮之事”,这也说明“茗饮”首先是在蜀地,秦灭蜀后饮茶习俗才推向全国,四川确实是世界饮茶文化的发源地。


三、四川兴起了世界最早的茶叶交易市场


汉王褒《僮约》还因仆人,名叫“便了”的,不肯做事,《僮约》就规定“便了”有为主人“牵犬贩鹅,武阳买茶”的义务。要“便了”先卖鹅,后买茶,这是世界上有关“茶市”最早的记载。汉代“武阳郡”指今四川新津到彭山一带的地方,西汉末扬雄《蜀王本纪》曾记载“秦襄王遣张仪、司马错伐蜀,蜀王开明拒战不力,退走武阳,获之。”这个蜀王开明被秦人俘虏的“武阳”,也就是《僮约》所指的“武阳”,在今新津到彭山地,说明四川的岷江流域是世界茶叶贸易市场最早设立的地方。


四、蜀中“芳茶冠六清”,四川是饮茶最先成为民间习俗,并已冠于“六清”饮料的首贵之地。同时也是著名茶叶品牌最先出现,又是品牌数量最多,“号为第一”的地方。


《周礼•天官•膳夫》说:“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六清饮食是王者之食,算是很高贵的了。

所谓“六清”是指古人用的水、浆、醴、醫、䣼、酏等六种饮料。

西晋张载,登成都白菟楼,写诗赞叹成都茶的高贵:


芳茶冠六清

滋味播九区。

人生苟安乐,

兹土聊可娱。


饮茶比“六清”饮料还要高贵,说明到西晋时,成都茶料早己远远超过以牛羊糜肉等为原料制成的六清饮料,而居于首位。可见饮茶品茗已在巴蜀成为人们欢迎和重视的首要习俗。顺便说一句,“宴饮”一词中,“饮”与“宴”并列,说明饮茶习俗升到首位,已与“宴”并驾齐驱,成为中国人饮食习惯中不可分割的两部分。


到了唐代,李肇《唐国史补》说:“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益众,剑南……号为第一。”


剑南是贵茶风俗最先兴起的地方,又是著名茶品牌(即“名品”)最多的地方,“剑南号为第一”。


不过,那时的“饮茶”还是煮茶为饮,后来泡茶的习俗是在唐代才普及的。


五、四川是世界盖碗茶文化和茶馆文化的发源地,至今犹是四川独到的特色。


所谓“盖碗茶”,包括茶盖、茶碗和茶船三部分,是唐德宗建中年间由西川节度使崔宁之女在成都发明的。她怕父亲喝茶时烫着手,故巧思设计出盖碗茶三件套,所以盖碗茶是孝道感恩的发明。盖碗茶三件套本为防止喝茶时杯易倾倒而热茶烫伤手设计,到后世盖碗越做越精美新奇,形态百出,一种独特的茶船文化,又叫盖碗茶文化,也就在西蜀诞生了。


由于盖碗茶的出现,聚会喝茶也就更为方便自由,茶馆也就在佛寺、道观的茶寮的基础上应运而生了。茶馆文化与盖碗茶文化是成都的产物,尤其是水边河畔多茶馆,水边茶肆是四川茶文化的重要特点。四川多水城,历来就多茶馆,曲水流觞的雅事也不少,今天是恢复水边饮茶文化的关键机遇时期了。水边品茶,不可或缺的自然环境须具好水。水之景观与泡茶之水,皆须上乘之水,才有可品。茶馆里张贴名人字画,文化韵味很浓。这个习俗也始于宋代四川,主要为了饮茶人消遣坐饮欣赏。今天徐公雅园就是这种文化雃味的一个传承处所。


在苏轼的诗里,茶水又叫“茶汤”“茶食”。“茶汤”源于汤药。茶有沁脾清胃功用,又香爽润齿故叫作“茶汤”。宴席饮酒吃饭前,要先品茗,进茶一盏,这种习惯叫作“茶食”“茶筵”。饭后又以“茶汤”漱口。这种习惯向文化方面发展,形成用茶之茶道。


“好滋味,尚辛香”(《华阳国志·蜀志》)是巴蜀文化传承3000年的饮食特色。


“芳茶冠六清,滋味播九区”,茶是诸种“滋味”冠于六清的上品,其“有滋有味”的四川魅力早在汉晋就传播于全国九州九区。

“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四川盖碗茶为川人“安乐可娱”的休闲生活方式,为逍遥自在似神仙的闲云野鹤生活态度,增添了巴蜀文化方式的独特内涵。


茶馆的发明和普及,又是巴蜀茶文化魅力和茶生活真谛的承载地,是既雅且俗的“诗意”与“随意”相结合的蜀人生活美学的体验地。来四川不坐茶馆,等于没有来过四川。来四川不喝盖碗茶,等于不知道川茶魅力的“茶盲”。来四川不欣赏文茶道、武茶道表演艺术,等于对巴蜀艺术没摸到脉。只有茶馆里才能真正体味川人的仙乡人居生活方式,只有盖碗茶才是四川人生活方式的独特内涵。只有承载巴蜀怡人文化的大地,才能成就独特的巴蜀茶道文化。


六、四川是世界茶道的一个重要诞生地和传播地,是儒、释、道三教兼容的茶道的奠基地,也是随缘自在的逍遥茶文化生活方式的奠基地,还是“茶道”艺术化,出现多姿多彩的“文茶道”“武茶道”艺术表演的奠基地。


“茶道”有广狭两义:狭义是指喝茶的礼仪,即茶艺。而广义则是指喝茶的生活方式。茶道最初起于茶礼仪的仪式,是中国传统诗教和礼教体现在饮茶之礼仪上,人们对“肉食者鄙”,因而以茶的清雅之风对抗大肉大烩的产物,茶道形成最早是在唐代。到唐宋时期,茶道,即变成日常生活方式,“茶道大行”(《封氏闻见记》)。从王公雅士到平民百姓都离不开,形成“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之一种生活必需品。这是“茶道”的广义。四川对“茶道”生活的独特贡献,是由唐什邡人马祖道一提倡的“平常心是道”的理念,成为川人随缘自在的茶生活的神髓。四川人的茶生活,跟四川火锅一样,既是随意的,讲究“有缘分”,大家相聚,不管认识与否,皆随缘自在为本。


这是巴蜀禅宗特色的影响形成的。巴蜀禅系是中国禅宗五祖弘忍的弟子智诜在资中德纯寺创立。他的师兄弟是慧能和神秀。他综合了南宗慧能“顿悟”特点与北宗神秀“渐修”特点,主张“顿渐随缘”“利益众生”,兼容南北宗。包容与随缘,有益于民众生活,是巴蜀禅宗的理念,八祖马祖道一的“平常心是道”,正是巴蜀禅系这一最高理念的最佳概括。这个理念走入四川人的生活方式中,在茶道上形成了普通百姓随缘自在的“平常心”生活茶道。在僧尼居士生活中形成“禅茶一味”的禅茶道。这是广义。


就狭义而言,则是指茶道理念指导下的茶仪和茶艺。其实最早的茶仪是在僧寮形成的,是和尚宴请善人居士前的饮茶程序和仪轨样式。这个仪式受到川人诗意生活的浸染,就被注入了诗意内涵。再进一步艺术化,就行成为文、武道的茶艺。文道茶艺由茶艺师主持。武道茶艺由掺茶的茶倌表演,创舞出龙形七十二式、十八式。所以,就狭义而言,茶道是指茶的艺术。


今天蒙顶山茶艺的龙型十八式受到旅游各界的喜爱。今四川省茶文化协会会长张京女士在廿年前开始探索恢复巴蜀茶艺,从无到有组建了巴蜀茶仪长嘴铜壶开水掺茶的茶艺表演队,又开始了把茶艺茶学普及到中小学的尝试,让青少年从小受到茶文化的正能量教育,辅佐传统文化诗教与礼教的创新性现代化转化,宣传富于世情与人情的四川茶道,正收到初步成效。


茶道自赵州和尚从谂在唐代倡导以来,到宋代苏轼成为宋代茶道的创造者和最先诠释者。日本茶道是在中国明代时期才学习中国茶道形成为日本本土化的茶道,其中包括苏轼茶道论的影响。日本茶道体系是由千利休、村田珠光等人倡导形成,以“和、敬、清、寂”四谛为主旨,有一套繁琐异常的茶礼仪式,一次茶会要行礼200多次,叫“台子技法”,一次茶会至少需4个小时,这是日本的茶文化。今天“出口转内销”,又把日本茶道引进中国来,其实这套繁杂琐碎的“茶道茶仪”从来不是中华民族的习性,大可不必在今天拿来作为“时尚”仿效,还是应回归民族的礼之用和为贵理念,讲究礼之尙在真情,制订适应当今新时代的茶礼。


中华茶道在传统文化儒释道三教中都有各自的传承特色。佛教禅宗的“禅茶一味”茶道是唐蜀中无相所提倡,宋兰溪道隆在日本首写“禅茶一味”。道家则倡导“仙茶”,“仙鹤化茶”是青城山首先形成的,这与神仙道和道教皆起源于四川有关。儒家倡导的诗礼茶道,首先在文庙和书院中形成。在巴蜀,茶道则三教融会,形成巴蜀茶道包容随缘的特色。今天首要传习的应是巴蜀包容茶道。


七、从唐以来,茶种、茶叶、茶业、茶文化开始形成品牌,形成“名品效应”,以四川为最多,“名品”天下第一。


汉唐时代已形成茶以蜀中所产为贵的习尚看法。到唐代,川茶已出现许多名品:既有蒙顶甘露、石花、紫笋等古老品牌,也出现了乌嘴、片甲、蝉翼、小团、兽目、骑火、蒸青、团饼等新品牌。还出现了茶文化三大名山:蒙顶、峨眉、青城,而且有了“名山”品牌效应,至今著名茶山、茶景在四川越来越多。最著名的当是蒙顶山:“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是中国,也是世界最佳的最早的茶文化历史广告,充满品牌生命活力,永光于世。今天应当研究蜀茶文化史上形成“名品”与历史广告的古人智慧与经验,为今蜀茶品牌创新借鉴。这点至今是未研究透的。


八、川茶多创新型大师人才。


历史上四川具有多出“非常之人,做非常之事”的创新创造人才的特点。他们又多具有孙中山所赞许的“奇瑰磊落,唯蜀有才”的大师型人才特点,故在历史名人长廊中出现了“西蜀自古出文宗”和“蜀女自古多才”两大特点。但在川茶历史文化发展史上,情况稍有特殊。上文已叙述了川茶历史上创造出的世界第一和中国第一的历史文化记录,但奇怪的是在历史上都很少有创造这些历史文化纪录的大师人才的记载。就连世界茶祖吴理真,也只留下了一个名字和只言片语的身份矛盾的记载。他是佛教还是道教,是禅师还是道师?至今说不清楚,他的生平事迹更没有记载。他留下了皇茶园七棵千年茶树的文化地标,但他本人却是个谜一样的存在。


因此,关于历史上这类茶产业和茶文化的创新型人才,还有待于我们从文献史料和传说口述史遗产资料中加以深入挖掘。在中国茶人文化长廊里,应该有川茶历代创新人才的地位,应该有标志性的人物,要努力发掘这些人物。显然这还是艰辛的探索之路,有待我们去寻找。


鉴于这样的历史教训,我们应该对今天改革开放新时代涌现出的四川茶叶和茶文化的创新人才和继承传统加以创造性转化的人才,多加记录,树立标杆。把这个任务担起来,是时代最深刻的需要,川茶世界要有这样的历史责任和历史担当,不要让他们又成为历史的遗忘者。


这里以改革开放时期涌现出的茶文化众多新星,其中有如创新川茶文化的徐金华先生为例。他在海内外已有三大驰名:“徐公茶”是今天茶人文化的名片,“碧潭飘雪”是茶文化的“名品”,“三情茶事”是川茶诗意生活美的样板。几十年来,他追求制茶工艺的文化创新,以月下手工择花窨制茉莉,在月夜清辉里,体现出制茶过程的诗意和真情。这就把历代传承的制茶工艺师的艰苦手铲炒锅和枯燥的窨制技术过程的苦日子苦生活,变成了真情诗意的劳动生活,发掘出制造劳动的真美。他所创制的“碧潭飘雪”品牌,更体现出饮茶的是诗意美文化:“碧海金花寸愫心,潭有潜龙试新茗。飘香溢出蜀茶道,雪化尘嚣冠六清。”这就把历史上卢仝的“七碗茶”清心浹神气爽的茶文化诗的传统,不仅继承下来了,而且提升和发展了。饮茶艺术的历史美走向了现实美,这便是“碧潭飘雪”的创新。


徐公进一步把品牌茶融入到“三情茶事”的文化体验中,使“碧潭飘雪”成为了文化标本。“三情”是指亲情、友情和茶情,“亲情”的核心是亲仁睦里,由家及邻,推己及人,博爱为尚,和谐为亲。“友情”核心是“友于琴瑟”,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情浓于茶。“茶情”核心是贵自然,祛豪华,尚俭朴,茶尚自然,上善若水。“三情茶事”由徐公一家塑造成日常茶礼,体现出“和”“友”“尚”三字茶文化精神。这个理念也是本土话语,不再是日本茶道“和敬清寂”话语,把本土话语权夺回来了。


尤其是茶文化还有抵制奢靡之风,腐化之风,倡导传统的“肉食者鄙”的清白干净观念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徐公茶做出了范式选择:喝茶不是为了功利之心,创造品牌也不是为了追求单纯利益,而是利益众生,有益于世道人心,助推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教育。正是因为徐公注重茶的文化挖掘和展示,已使“徐公茶”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产生了名人效应,已被海内外有识之士公认为“徐公茶”文化。他的茶文化研究所到访的有美、法、西班牙、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友人和中国港澳台人士。他在多次国际茶文化论坛和研讨会上讲演和展示,还应邀到中国台北访问,对海内外影响已经越来越大,他所收的弟子也相当多,他的“碧潭飘雪”品牌已交给“竹叶青”公司,转化为产业创意。


由此可见,茶产业的出路,茶人才的培育,茶品牌的创新,关键还在文化,还在人才。归根到底,茶产业是心灵享受的创意产业,川茶产业能够真正发展的关键是抓文化,抓人才,舍此无他途。


九、川茶与川菜结合,走向现代化,创建《天府茶宴》新文化品牌。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川茶产业要凭借川味菜系在世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乘势发力,把它强力推向世界。


《天府茶宴》已形成为新的川茶味川菜体系。川菜是享誉世界的川味菜系,川茶又是文脉优久的四川名特产,二者结合的新菜系是川茶产业和川菜产业紧密结合的创新类型,有利于老川茶和老川菜兼容复兴,宜于作为创新品牌加以大力扶持和助推帮助。


十、学习他国茶文化之长,融合中国茶本真之味。   


川茶第一次走向海外是唐代无相、宋代道隆的“禅茶一味”,在日本生了根。第二次是中国茶出去,走向欧洲,走进英国,形成英国红茶系列,兴起“英式下午茶”风俗。川茶在这个中国茶走出去的队列里,有自己独特的地位和作用。蒙顶山作为世界茶源地,中国茶市是从这里走向世界的。


英国人引进中国茶,又根据自己的口味,在中国茶中加入了牛奶、橙片,从而创制出英国红茶系列:公爵红茶、茉莉红茶、果酱红茶等品种。由此可见川茶与海外文化交流是有历史传统的。


最近,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西南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孙前率领蒙顶山茶人组成团队访问英国,让世界茶文化发源地蒙顶山与下午茶创始地英国直接进行茶的对话与交流,带回了英国茶产业与下午茶发展经验,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后来又在蒙顶山品鉴英国红茶,这是对茶叶茶文化始源地的回归。像这样的茶文化国际交流活动,对发展川茶产业,擦亮川茶品牌是有大作用的。需要促进和加强这类国际茶文化交流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