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连生存都无法保障的商会,谈何服务与发展?

作者:徐胜平来源:商会平语


作为长期工作在基层商会的职业化管理者和服务者,这些年给我最深的工作感悟莫过于,我必须时刻要带着危机感去审视我自己所服务的商会,我想导致这种危机感存在的最大根源就是商会的生存问题,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商会赖以生存的物质保障还没有得到长久性解决所带来的困惑和焦虑,因为我在工作中除了理所应当的要思考如何做好服务工作之外,我还必须拿出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研究如何让我们的商会更好的活下去。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我对商会生存问题的关注愈发强烈,所以在我的文章中也一直都在呼吁各方都要高度关注现在商协会组织的生存问题,因为对于绝大多数缺少政策或资源背书的中小型、初创型商协会而言,如果无法解决长期生存问题的话,那是永远看不到发展希望的。


微信图片_20220216092332.png


我感觉自我从事商会组织服务管理工作十多年来无时不刻都在面对如何解决商会的生存问题,从现实角度看,商会组织的服务职能和存在价值固然重要,我们也深知商会组织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服务”,我们更懂得无论是政府、市场或是社会,特别是商会的参与者们,大家对商会组织最关心的、最关注的、最想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从一个商会管理者和服务者的角度上看,最关心的却是包括我自己所服务的商会在内的所有商协会组织的“生存”问题,因为对于绝大多数完全依赖于会费生存的初创型、中小型商会组织而言,如何在解决长期生存保障的问题上破局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如果连“生存”都无法保障的商会其实一切都是在空谈,只有“生存”下来的商会才有资格去谈所谓的服务和发展,只有“生存”好的商会才能服务好商会的参与者们,只有“生存”好的商会才能服务好社会和经济发展,只有不为“生存”所困的商会组织才能呈现出其存在的最大价值。


毋庸置疑,“服务”必然是商会组织存在的最大价值。在现实中,几乎各方对商会组织的关注点其实也都在商会组织的服务职能和价值体现上,比如,政府层面关心的是商会组织是否能够呈现其正面的引领、凝聚和服务职能,并为促进地方经济或行业发展发挥作用;又比如企业或参与者层面则关心的是,商会组织能否为其发展带来的资源整合作用或者直接的经营利益价值;而社会大众层面更多关心的也仅仅是商会组织在相关的社会公共事业(特别是公益事业)上所做出的贡献值上。所以,几乎所有的商会组织在成立后以及运行当中都会将“服务”两个字作为最高的宗旨和行动纲领去体现,但是要想实现这些服务成果并不容易,我们所有关心商会组织发展的政府部门或者商会自身的参与者们都务必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商会组织的“服务”是依靠什么来实现的?维持商会组织服务职能的持续动力是什么?很显然,仅仅依靠情怀和精神引领是不可能维持商会长期生存下去的,就像机器运转一样,只有持续稳定的能量供给才能维持机器不停的运转,而商会何尝不是如此,所以要想商会能够提供优质的服务或者要让商会发挥其真正的服务价值,首要任务就是要确保必须有源源不断的动能去维持商会这台机器持续不断的运转下去。


那么维持商会持续运转的动能是什么呢?说到底无非就是经费来源和物质保障。我们借鉴“政府”和“企业”这两种不同性质的组织形式来做个简单的分析,首先,“政府”存在的价值是服务于全社会,但是其服务社会的基础主要依靠的是税收或其他公共性财政收益来作为物质保障;其次,“企业”存在的价值是服务顾客,但是其服务顾客的动力依靠的是通过营利行为创造盈利价值来作为物质保障;从这个逻辑上看,商会存在的价值是通过服务参与者来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但商会组织要想实现其服务价值就必然也同样需要满足其生存和运行的物质保障,所以商会组织也同样要有充足的物质保障才能维持商会稳定的运行和发展。搞清楚了三种不同性质组织的生存和运行方式,我们再来分析一下这三种不同性质组织的物质保障现状,第一,“政府”主要的物质保障来源于税收、土地等公共性收益,虽然“政府”不是营利性的,但“政府”却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所有公共资源最大的经营者,所以维持“政府”持续运转的物质保障是源源不断的;第二,“企业”主要的物质保障来源于营利收入,由于“企业”是营利组织,“企业”就可以最大化的开展经营活动并获取盈利价值,从而维持“企业”的不断运转和发展,所以是否能够维持“企业”长期发展取决于“企业”是否具有长期盈利能力;最后我们来看商会组织,商会是非营利性组织,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商会组织最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其实就是“会费”,但对于绝大多数商会组织而言就是“会费”这么一个唯一的经济来源却也常常得不到保障,没有物质保障或者保障跟不上,商会这台机器就必然会失去正常运转的动能,商会不能正常运转就会导致服务价值的缺失,服务跟不上继而又会让商会组织进一步失去物质保障的恶性循环,所以这才是很多商会持续陷入生存危机的根源。


这些年我们很多商会发展不起来,说到底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穷”,当然现在商会组织的生存环境堪忧,这既有大环境的影响,也有自身运营管理能力欠缺的因素。很多初创型的商会组织既收不到什么会费,又没有造血功能,更没有政府或相关机构的扶持或背书,在这种窘迫的生存环境下无法正常运转那也是必然的。但外界对商会这种由商人组成的特殊的社会组织却是极度缺乏了解的,习惯的都认为“商会”是“无所不能”的,更是“不差钱”的,可这完全是错误的。商会其实也是一个生命体,商会不仅同样需要物质去维持其生存和运转,同样要历经成长到成熟的必然发展过程,没有物质基础的保障和维系,商会要么“营养不良”,要么被“饿死”。商会组织存在就必然有其特定的职责和使命,商会不能推卸更不能逃避,但是现在包括政府机构在内的全社会对商会组织寄予更多的只有“任务”、“责任”、“奉献”、“使命”和“价值”等,却缺少真正的“理解”和“关心”,更别提实际的“扶持”和“帮助”了。当然,今天撰文的目的只不过也希望包括政府机构在内的社会各界都能够关注到商会组织艰难的生存现状,并希望各方都能够去辩证思考商会组织“服务”和“生存”两者之间的关系,在关心商会组织的“服务”价值的同时,更要重视商会组织的“生存”问题。


如果说“服务”是商会组织存在的最大价值,那么“生存”就是商会组织的最基本需求。对于商会组织而言,“生存”和“服务”是相辅相成的,但从逻辑和规律上看,一定是“生存”在前、“服务”在后,因为连生存都保证不了拿什么来服务?所以,商会自身更要高度重视生存问题,既要坚定信念,更要自立自强!我们商会真正的发展逻辑,应该是在强化商会组织的生存能力基础上再来完善商会的服务职能和价值体现,因为生存是服务的基础,只有生存好的商会才能服务好;生存也是发展的基础,只有生存好的商会才能发展好;只有解决商会长久生存之道的商会组织才有机会打造“百年商会”!